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母亲节特刊 | 黄基竹:喜欢买“相因”的老妈

/ 文 :黄基竹

/ 图:堆糖

/ 排版:郭舒

时近傍晚,老妈推门进来,带进一屋的寒气。

“竹娃你看,我给你买啥好吃的了?”我虽已年过半百,但她在家里还是习惯喊我乳名。

我笑问:“妈,你又买到啥子相因了啊!”

“你小时候最爱吃的天鹅蛋!”只见她手里拿着几串糖葫芦。

“你买一两串就可以了啊,买这么多!”

“不相因啊,还是三块钱一串。刚才在小区门口买的,想到你爱吃,他只剩这几串了,就全买了。冷飕飕的,他也可以早点卖完,早点回家。”

老妈习惯把这糖葫芦也叫成天鹅蛋,但却比我老家天鹅蛋的形状、味道都差远了。老家的天鹅蛋,与这糖葫芦一样,也是一种糯米食品,但需经过多种工艺流程精制而成。形状酷似蛋形,故美其名曰“天鹅蛋”。色泽光鲜亮丽,浑身粘上点点芝麻粒;质地外脆内软,外实内空;吃在嘴里香甜沁心,软绵爽口。

我的老家在五凤溪古镇乡下,小时候所第一盼望的就是随大人一起赶场(我们那里把到场镇赶集叫赶场)。如有机会跟随一起去赶场的话,就是想尽千方百计也要缠着大人给我们买天鹅蛋,好象用稚嫩的双脚仗量那七八公里的山路、铁路就是为了这区区几个天鹅蛋似的。我还记得当初一个小伙伴因为大人赶场回来忘记买曾许诺的天鹅蛋而哭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的场景。

父母从乡下搬来县城与我们同住也已几年了,但她依然保持了那种节俭的好习惯,常常买一些“相因”的东西回来(相因,老家的方言,意思是“价钱便宜”)。尤其是蔬菜,她习惯买那种菜农们自产自销的摆在路边卖的或堆在三轮车上的,他不喜欢到菜市场买小贩们的,更不愿意进超市去买。

记得有一次,她买回家一大袋豆米子(新鲜黄豆粒),且品相一点也不好,况且前两天买的豆米子还未煮完呢。我问她:“你是不是忘记了家里还有豆米子?”她说:“没忘记啊!当时看到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太守在路边卖菜,只剩这点了,就给她全买了。”

还有一次,老妈领着一个背着半背篼莲花白的中年妇女到家里来。当那女人背着空背篼离开时,真诚地对我的老妈说:“谢谢大娘!要不是你给我全买了,不知我还要守到什么时候呢!”老妈回答:“用不着谢。我本来就打算多买点莲花白来做咸菜的,慢慢走啊!”接着老妈就忙活了起来:挑、捡、剥、洗、剔、切、晒……哪些是准备炒的,哪些是准备用来泡泡菜的,哪些是准备晾晒后做咸菜的。

就在前几天,她气喘吁吁的提回来两大口袋大小不一的萝卜,许多萝卜头还留有一长节萝卜缨,估计有七八斤,搭眼一看就知道是卖剩下的,不过也还新鲜水灵。她见我那挑剔的眼光,赶快解释道:“别人只剩这么多了,如果我挑买了,剩下那一点点怎么卖,我就给他全买了,况且还给我打了折。”

接下来的几天,我家餐桌上的菜肴就成了萝卜的天下:凉拌萝卜丝萝卜缨、爆炒萝卜丝萝卜缨、萝卜连锅汤、牛肉烧萝卜……在吃饭的过程中,她还给我们普及萝卜的药用功效:什么润肺生津啦,什么开胃健脾啦,什么止咳化痰啦。接下来又是一串串的谚语:“萝卜上市,药铺关门”、“冬吃萝卜夏吃姜,不劳医生开处方”、“十月的萝卜赛人参”等等。

明天,老妈也许又会买一堆什么“相因”货回来!

但话说回来,如果是我遇到这些“相因”,也会像老妈一样照买不误的!

往期作品回顾:

作者简介

黄基竹,文学爱好者。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湛蓝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总监:徐和生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尾子

主编:烟花 清欢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朱晓燕

美编:无兮 ETA 张婷儿 鱼的记忆。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